建國中學校史室 | 建國中學暨週邊影像紀錄 | 校史室舊版首頁 |

口述歷史的界定與原則

作者:黃春木

以訪談錄音(interview)的方式,蒐集口傳記憶,以及具有歷史意義的個人觀點。細節包括:

  1. 訪談者(interviewer)向受訪者(interviewee)提出問題,以錄音(影)記錄下彼此的問答對話。
  2. 錄音(影)帶須製作成抄本(transcript),或摘要、索引,儲存於圖書館或檔案館。
  3. 訪談記錄可用於研究、出版、展覽、製作廣播或紀錄片,以及其他公開展示。
  4. 「最好的口述歷史,恰似受訪者一方的獨白」。而這種獨白,卻是經由訪談者的點頭稱是、會心微笑、專心傾聽、一再鼓勵,外加嚴謹而誠摯的言語,以及貼切而慧黠的題目設計,所激勵出來的。
  5. 口述歷史訪談者必須在計畫的目標與受訪者的觀點之間,保持平衡。應敏於感受社會與文化經驗的多樣性,以及種族、階級、族群、年齡、宗教、性別認同等所牽連的複雜關係。他們應當鼓勵受訪者以自己的風格和語言來做回應,勇於說出與自身相關的事情。訪談者同時應當就適於深入探討的部分,充分地詢問受訪者,而不以膚淺、片面的回應為滿足。
  6. 從嚴謹的第三者的角度來看,口述歷史應增加詮釋、批判的部分;同時要清楚交代訪談過程與步驟,確保口述證據的正確性,並致力於顯現主題背後寬廣的歷史、文化、社會脈絡,且能對歷史知識提供實質貢獻。

工作流程

接洽訪談 → 收集受訪者資料 → 設計問題 → 約定訪談時間、地點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└→ 抄本製作。

→ 寄發書面之訪談綱要 → 準備器材 → 準時到訪 (訪談)

→ 檢討、完成札記 → 後續訪談……

……(訪談完成)→ 受訪者檢閱抄本 → 授權 → 建檔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└→ 致贈受訪者正式抄本及授權書副本。

事前準備事項

  1. 蒐集主題資料
    包括歷史與社會脈絡、校史檔案、刊物(校刊、學生社團刊物、校友會刊等)等。
  2. 熟練訪談方法
    研讀口述歷史相關文獻,並做實際演練,進行修正。
  3. 準備必要器材
    傳統所使用的器材,在出發的行囊中,基本上應包括錄音機、小型麥克風、60分鐘錄音帶(含備份)、照相機、底片(感光度400較佳)、延長線、交流適配器(通常是EXT DC3V)、電池(含備份)等。
    現今因為已進入數位時代,各種電子器材日新月異,為謀與時俱進,且預做數位資料庫建立之準備,因此本計畫所使用的器材已全部數位化,錄音器材為MD,照相採數位相機,攝影則用DV,詳細規格參見下節。
  4. 擬定訪談名單
    計畫初始,應依據主題相關的背景資料,擬定可能人選,設法找出守門員(gatekeeper),主動建立共識,請其協助擬定訪談名單草案。訪談對象除了重要人士外,應注意藉藉無名,但對事件與人物有獨到觀察、清晰記憶的人士。
    受訪者名單應依據年齡、重要性、適合的時間、地點等分組,排定優先順序。一般而言,年紀較輕、住得較遠、意願不高者,可保留到後半段再訪談。而要訪談一群共事或同一組織的人士,原則上最好先從中、下層人物開始,最後再訪談核心人士。
    有些受訪者,可依據主要人物相關文件內容中篩選出來。此外,在與相關人士的親屬、鄰居、朋友、同事閒談中,也可能會有意外發現。訪談中提及的人物、刊物中的通訊錄、內部現職或退休人員通訊錄等,均可能會有值得追蹤的線索。
  5. 接洽訪談
    訪談對象預定後,最好先透過間接管道(如央人傳話,或以書信、email聯絡),作初步而有限度的請求,並且應言簡意賅地說明計畫性質與意義。
    初次接觸受訪者最好先用電話聯繫,要確認對方完全清楚你的姓名、電話號碼(或地址)、訪談目標、安排的訪談時間等。電話聯繫後,隨即寄出信件,副本即予建檔。至於整個訪談計畫的價值或遭遇的困難、訪談後續處理、授權文件簽署等細節,視情形告知,或訪談時再解說。
    接洽訪談時,應把計畫內容、目的、意義等說明清楚,並應以「尊重、慎重」的態度,導入「著作權授權」的說明與請求。一般而言,受訪者都能夠欣然接受他將要簽一份「法律文件」的事實。至於何時簽署授權書,可視個案而定;最晚時機,應隨抄本初稿一併寄發。
    錄音和授權,都是口述歷史的必要條件?「有之不必然,無之必不然」,因此得耐心說明,並依照口述歷史的工作倫理,做出保證。
    出發前最好再與受訪者電話聯繫,確認訪談地點的詳細地址、如何走法、到達所需時間等。當天應提早出發,注意服裝儀容的整潔。
    可預先錄製開場白,包括受訪者姓名、時間、地點、第幾次訪談等。
  6. 行囊中的物品
    必備物品:錄音設備、麥克風、電源線、電池、照相機、訪談綱要、水、面紙、現金、零錢、服務證、地圖、筆記紙、資料夾、藍筆、紅筆。
    建議物品:空白授權書、名片、口糧、電話卡、信用卡、悠遊卡、雨傘、牙線、回數票、車輛加滿油。
  7. 授權
    口述訪談的實施,除了受訪者原即需要徵求授權外,本計畫的訪談者雖均屬義務參與,仍需簽署授權書,將所有可能的著作權讓渡給計畫所有,或交付檔案蒐藏機關。

訪談時注意事項

  1. 訪談者角色
    純粹只是「提問者」與「聆聽者」。訪談工作的關鍵,在於突破受訪者厭嫌的心防,坦然面對過去,甚至自我批判地評價一切。儘量設計饒富意義的開放性問題,不干擾回話,仔細考量所聽所聞。
  2. 訪談形式
    訪談形式主要有三種,即受訪者自述、訪談者與受訪者一問一答、自述與問答並用。如果在正式訪談前,已就訪談計畫充分溝通,並且已有清晰的訪談綱要時,建議儘可能採第三種形式;先讓受訪者做(與訪談主題相關的)生平講述(life history),之後在適當的段落,再就其講述做出「追問」,擴充問題的深廣程度,期能產生種種關連與相扣的環節。此一形式最大的挑戰,在於決定該在何處「打斷」其講述,這主要包括兩類:一是受訪人已經離題太久或太遠,而不自知時;二是何時或何事是其生平的恰當段落(如上大學、就業、結婚等),而可以暫停在此,進行深度訪談。
  3. 年長受訪者的特質
    老人家常不習慣於過多的文件(如書面的訪談綱要)、太制式的言談(如精準而呆板的問題),甚至還會對錄音、簽署授權書等多有意見,因此「可變通」和「多溝通」是必要的。訪談綱要上的問題只列大項,只要讓受訪者清楚大致的重點即可,不必逐條列出來;許多有價值的談話,常不是事先縝密設計的問題所引發的。甚至,未必非要在第一次訪談前就寄出訪談綱要,有時當面奉交,當面說明,效果反而較好。訪談時,也不必非要依綱要上的問題順序進行。
  4. 訪談時間
    一次訪談最好限制在一個半小時到二小時之內。如有必要延長,則應多安排幾次休息時間。
  5. 地點選擇
    訪談地點原則上全看受訪者的方便,但以安靜、有電源可供錄音為最優先考量。
  6. 錄音機位置
    訪談開始前,應確認器材已布置妥當,並有兩組電池備用。錄音機的位置,最好是放在訪談者一眼就可看到、隨手即可操縱,而受訪者不會直接看到的地方。
  7. 訪談次數
    同一受訪者儘量訪談一次以上,以建立信任關係,確認所有話題都已談盡,且受訪者均坦誠以對。
  8. 初次訪談的展開
    第一次訪談的開始,訪談者可稍作自我介紹,如住哪兒、在哪兒讀書、工作等,可能因此找到彼此的關連、共同話題。當然,訪談者若能熟悉與主題相關的人名、日期、舊事,也可能引起共鳴,使受訪者興趣盎然。當場面較熱絡後,這時應再禮貌性地徵詢受訪者,可否開始進入主題?可否開始錄音?
    至於後續訪談,如果先前關係建立得很好,基本上就可以不必如此「拘謹」了。
  9. 肢體語言
    訪談者應讓自己的目光隨時與受訪者接觸,以微笑、點頭表示已抓住談話的要點,並鼓勵受訪者繼續說下去。同時也要注意受訪者的肢體語言,例如上身前傾、手指指指點點(可能情緒激動),交足叉手、斜靠椅背(可能有所防衛),目光迴避、閃爍(可能有所隱瞞),或者聲音的高、低、快、慢,語氣中夾帶嘲諷、感嘆等,都是重要的非語言訊息。針對肢體語言,有時可適度要求受訪者解釋其中意味,或在抄本、札記中註記。
  10. 問題型式
    除了人(who)、事(what)、時(when)、地(where)外,注意蒐集如何(how)與為何(why)等開放性問題(open-ended question)的資料,以取得更豐富的見解與內涵。
  11. 問題安排
    訪談題目可考慮依「年代」安排,再穿插「專題」式的問題。以一般性問題開場暖身,著重於營造氣氛;第一個問題不宜過於突兀或太具爭議性,以後再逐步深入問些比較特殊、率直的題目。在進入核心、關鍵的問題時,最好先鋪陳歷史背景,並點出「有此一問」的想法。
    明確的特定性問題(specific question),與沒有底線的開放性問題應混合使用,但以後者為主。第一個問題,最好是較易回答的開放性問題。開放性問題可讓受訪者在敘事和思考時,享有充分的自主權,並有足夠時間,把他們認為和主題相關的材料給加進來。有時,受訪者反而會自行塑造訪談的新方向。
    原則上,問題的安排,應先設法讓受訪者把他們認為最具意義的事情說出來,其次才是逐步緊縮、窄化問題,釐清細節。整個訪談,以讓受訪者感到舒適、自在為最高目標。
  12. 開放式問題的設計
    以兩句式的題型效果很好,第一句陳述題目,第二句提出問題。如:「根據資料,你畢業後的十年內均兼任行政職務,為什麼行政職務會成為你的優先選擇呢?」
  13. 舒緩壓迫感
    發問問題時,可偶爾、適度地加入一、二句評語,這有助於舒緩一下商榷、探究所帶來的壓力。
    遇有尷尬或富爭議性的問題,可以轉引他人的話來提出,如:「據報紙說,您的主張是……,這樣的描述有沒有誤解?」,「據當時校刊記載,您當時會如此做是因為……,這樣說對嗎?」這樣的發問,可把對抗的焦點,轉移到資料與受訪者之間。受訪者若在初次發問的回答時採防衛態度,則一段時間後仍應舊話重提,追問更多的細節。當然此類問題,應在雙方已有良好關係時提出較佳。
  14. 專心聆聽
    專心聆聽相當重要。受訪者回答問題時,應仔細聆聽及筆記要點,不必刻意逢迎,更絕不可以隨意插嘴爭辯。此外,重複發問受訪者業已回答的問題,基本上是很失禮的。
    受訪者回答問題後,應簡單明瞭地將其意見或評論複述一遍,這往往可以激發受訪者的再回應,促使其自發地投入討論之中。
  15. 回應的原則
    不可讓自己看起來像「萬事通」,受訪者會因此自動省略許多細節,結果可能因此遺漏重要線索,或多年後讀抄本的人無法得知細節。最好是將自己當成學生,多問「為什麼會這樣?」、「我不太懂,你能為我解釋嗎?」、「我常常想,為什麼會這樣?」
    應持續專注地評估受訪者的反應,順應情勢改變訪談的步調,藉以激勵出較具啟示性的回應。關於受訪者對於訪談主題的綜合性論述,與對於各重要部分純私人性的主觀評價,應伺機及時提出請其回答。
    受訪者若喋喋不休,不斷重述老套故事,通常就讓他們講個夠,再試著問他們較不熟悉的話題,或可引出似已忘懷的陳年舊事。當然必要時也可喊停,然後指出其敘述中矛盾之處,請他們想想。
    在受訪者談話時,若要插話,只可引導(guide),不可指導(leading);亦即,可以提示人名、時間或其他較屬於客觀性的資料,俾使其談話順利進行下去,絕不能暗示任何的個人好惡,或者刻意誘發其情緒,甚至直接挑明、逕行論斷。此外,當受訪者的回答與其他記載有所抵觸時,應鼓勵受訪者對關鍵題材解說原因。
    受訪者的回答萬一聽不懂或太簡短,不必害怕,可用「我不知道那點,您可否多講一些?」來追問清楚。此類追蹤性問題(follow-up questions),其實可以事先研究、準備、演練。
  16. 釐清疑難
    要等到受訪者將一主題道盡而停歇時,再回頭針對意料之外、特定問題追問,提出相反的證據或論點,藉以澄清混亂、矛盾之處,或挖掘更多相關的細節。
    至於挑戰自己不以為然的觀念和意見,必須切記,真正的目的是要激發更詳盡的解釋,而非與受訪者爭出高下。訪談應該是全方位取樣,包括無法欣然接受的資料。基本上與受訪者意見衝突的資料,可當作訪談抄本的附錄,以供未來研究的參考。
    若明確知道受訪者說謊,則該資料之具有價值,就在於可當作一種工具,去分析故事遭到扭曲的根源,以及評估在不利的感受映照下被理想化的自我。
  17. 受訪者拒絕錄音
    此時,應禮貌地向其陳述錄音的意義,並保證錄音帶未經認可前絕不會公開。另外一種情形是發生在訪談過程中,如果受訪者只是想澄清疑慮或交換討論的原則等,不妨暫時終止,等受訪者安心、明瞭後,再重新開機。
  18. 相關史料的蒐集
    可利用事先在他處蒐集到的相片和物品,來協助受訪者回憶。反過來,許多當年的照片和物品,若沒有參與者的指認說明,勢將無法做出正確的解讀。
    可事先請求受訪者將相關文件、資料、相片、信件或紀念物品等找出來,並在訪談時帶來,俾助於訪談的進行。同等重要的是,這些歷史資料應向受訪者商借,以便攜回製作成數位化資料。
  19. 訪談的結束
    「結束性話題」通常是讓訪談者做回顧、下總結、比較今昔、眺望未來等,也可試問還有什麼可討論的事情。訪談結束關掉錄音機後,不要立刻拍拍屁股走路,應再花些時間和受訪者聊聊天,可再次強調此次訪談的重要性,肯定其貢獻,告訴他後續處理的時間,什麼時候可收到錄音帶拷貝,什麼時候要簽署授權書,未來訪談資料的運用和保存計畫等。
    訪談中提及的重要建築或地方,可順道造訪,以錄音或攝影留下記錄。
  20. 工作倫理
    受訪者要求匿名,基本上與口述歷史的目標抵觸。可行的作法是,錄音帶和抄本設定保密年限,但內容記載絕對要用真名。在解禁之前,相關的引用可用代碼,真名與代碼的對照資料於抄本中載明,一併封存。
  21. 送禮與宴客
    從訪談者角度來看,「酬謝」確實是一個議題(issue),純從口述訪談的工作習慣而言,是罕有致送受訪者禮物或酬勞的;一般而言,受訪者之會答應接受訪談,通常也不會在意有無酬謝。
    「正港」的訪談者不是要在訪談中為自己「牟取」什麼,口述歷史訪談的整個過程,其實是在分享,是在進行一個公共資產的保存工作,所以訪談者的自我定位是很清楚的。簡單地說,訪談者只是一個媒介;而富含意義的認知,則是:他(她)是一個對「未及參與的過去」有深刻關懷,對自己與置身所在的歷史願意進行體會,能夠在時間脈絡中與相遇的「他者」(the others)分享而待之如己的人。這就是一個口述歷史訪談者所能送出的最好的禮物。
    在中國文化脈絡中,「送禮」是一種禮節,本計畫是以「建中」之名而進行的,在有些許經費支援下,送禮至少是「無傷大雅」的。目前合作社共襄盛舉,提供本計畫富於紀念價值的禮物,包括帽子、大毛巾和建中簡介。
    同樣是屬於我們特有的文化情境,在許多訪談中,不少受訪者反而是熱情地請吃茶點,甚至會誠懇而堅持地請吃飯,這是西方相關文獻少有談及的。通常,茶點是但用無妨,而正式的餐宴原則上自然是要婉謝,不過這難以一概而論,有時接受邀宴,可以增進雙方的互動,引發新的訪談方向,有助於後續活動的進行。

後續處理

  1. 訪談結束後應立即撰寫札記(或工作日誌),記下時數、日期、訪談活動、受訪者、訪談者、錄音、抄本製作、是否開放研究、設限條件等等的細節,內容儘量涵蓋各種現象、事實、疑難,或相關的理論、意見等。
  2. 製作錄音備份,備份可依據運用之需作必要的編輯,但母帶絕不可以更動刪減。
  3. 「儘快」整理抄本,抄本原則上應是接近逐字重製,不可任意重組、增刪文句。特別應留意語氣、特殊辭彙、簡稱、人名、地名、方言俗語等,保留口語的語調及流暢性。
  4. 若因時間或經費而無法做完整抄本,至少須做詳盡的筆錄,並確定摘要無誤。
  5. 錄音訪談中斷的地方,應在抄本上做一標示,如錄音帶斷裂、機器故障、訪談因故停頓等。至於受訪者聲音以外的神情、姿態,若要在抄本裡做提詞暗示,其目的以協助研究者判讀為限。
  6. 為了日後查閱方便起見,可將錄音內容中同一主題者合併整理,或依時間先後排列各個主題,以提升抄本的可讀性。更進一步的作法,則是以抄本為底本來撰寫「故事」,這對於日後的「大敘事」,可提供更便利的運用價值。
  7. 抄本送交受訪者校閱,應與其溝通校閱修改原則,建立儘量不要「踵事增華」的共識。
  8. 請受訪者簽署授權書
  9. 在徵求認可與授權的信封袋內,應包括的物件為:認可函、訪談者已簽名的授權書、抄本、貼上足額郵資的回郵信封、向受訪者商借的資料等。
  10. 依受訪者修改整理定本。(若與原抄本出入太大,原抄本應列為附錄,以供對照)
  11. 致送受訪者正式抄本、授權書副本,並附上謝函。
  12. 抄本建檔,編製抄本索引,以及主題、人名索引。

抄本格式內容

  • 首頁:編號(可暫用鉛筆預編)、計畫名稱、簡單序言、受訪者姓名、訪談者姓名、訪談時間、錄音帶授權書、抄本開放授權書、設限保留時間。
  • 內文:編號(可暫用鉛筆預編)、計畫名稱、受訪者姓名、年齡、身份、訪談者姓名、主題(或內容簡介)、時間、地點、次數、訪談狀況(物理的、心理的)、該訪談中經常出現的題材或人物、備份保存地點、設限保留時間。
  • 附錄:受訪者傳記資料、近照、提供的文件、安排訪談之信件、原抄本。
  • 抄本的字距、行距、字體大小、天地邊大小、問答記錄方式等,應統一規定。
  • 若同一受訪者訪談分多次完成,記錄形式如下:
    抄本開頭:某人訪談(一),日期。抄本結尾:某人訪談(一)結束。
    下次開頭:某人訪談(二),日期。
  • 訪談的評判標準

    標準應包括:主題或重點是什麼?錄音帶開場白是否提供聽眾足夠訊息?訪談範圍是否夠周延?是否提出具創意性的問題?有否做出偏頗的評論?有否引出深富意義的資料?訪談風格展現多少才華?有關資料是否曾經過真偽和正確性的考證?錄音品質如何?訪談的歷史性價值是什麼?有否製作抄本、摘要或總結?口述歷史資料如何被整合進專題計畫中?引用是否正確?

    口述歷史資料運用

    1. 致送受訪者一份抄本,作為紀念。
    2. 本計畫的成品包括三類,除了「抄本」之外,還包括「故事」與「後設分析」。「故事」直接與百年校史的大敘事有密切關聯,而「後設分析」則是專供學術研究之用,可開展出更多、更深入的論述與意義。
    3. 錄音母帶、抄本原本,以及各種成品均,應捐贈給適當機構保存,以利公眾使用。在供公眾使用的「未出版」口述訪談資料部分,應確實貫徹三層「授權」,即:受訪者授權、訪談小組授權、圖書館授權。
    版權所有©2000-2003, 台北市立建國中學校史室.
    版權依 GNU Free Document License 宣告.